FANDOM


將軍澳Tseung Kwan O)位於新界東西貢區南部,原名為一同樣名為將軍澳(Junk Bay)的海灣,現已大幅填海,連同周邊山地發展成將軍澳新市鎮Tseung Kwan O New Town)。將軍澳新市鎮屬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政府着力拓展的「第三代新市鎮」之一,佔地約1,718公頃,發展至2016年,區內人口已達39.6萬。[1]

按照政府原有規劃,將軍澳新市鎮中南部及北部以住宅區為主,分區包括寶林翠林坑口將軍澳市中心(尚德)調景嶺;南部遠離住宅區的地域(大赤沙小赤沙一帶)則發展為工業區及堆填區,近年小赤沙一帶已轉型為住宅發展區。

將軍澳新市鎮屬於新界西貢區,但社區結構與一般認知上的新界「西貢」鄉郊地區截然不同,反而與九龍觀塘區唇齒相依,令不少市民把將軍澳誤解為九龍區的一部份,部份區內設施(例如商場及酒店)亦在宣傳甚至命名上自稱屬於「九龍東」。

歷史

名稱由來

將軍澳原是調景嶺清水灣半島之間的海灣,形狀呈布袋形,後用作海灣地區一帶的統稱。「將軍澳」一名早在明朝或之前經已出現,成書於萬曆年間(1573-1620)的《粵大記》所附的〈廣東沿海圖〉已有顯示「將軍澳」,現時屬於將軍澳新市鎮的「赤沙」亦見於該圖中;萬曆九年(1579年)撰成的《蒼梧總督軍門志》中的〈全廣海圖〉,更註明「將軍澳可避颶風,至龍船灣半潮水,至擔竿州二潮水……(後文難辨)」[2][3],可見在明朝中期將軍澳已成為往來船隻紛至沓來的避風良港。

雖然「將軍澳」與同期出現的「九龍」等同為早期地名,但此名之來源多年來一直眾說紛紜。由於初期網絡上有關將軍澳的史料不多,網民亦疏於考證,早年「將軍澳」一名的來源曾流傳以下說法:

  • 明朝年間,有某將軍敗走到今將軍澳一帶,最後因傷病逝,並在此地安葬。後人為紀念這位將軍,遂把海灣一帶稱為「將軍澳」以資紀念;
  • 「將軍」是英文「Junk」一詞(指垃圾或中式帆船)的諧音,英國統治期間本地人將英國人對此地的稱呼「Junk Bay」翻譯為「將軍澳」;
  • 南宋末年,宋朝宗室南逃至官富場(今九龍灣觀塘一帶),為防範元軍偷襲,派駐一名將軍率領水師在鯉魚門外海,海澳因而得名「將軍澳」;[4]
  • 清朝此地走私活動猖獗,朝廷為根除走私營寨,派駐一名將軍到現在的將軍澳一帶鎮守,後人遂稱海灣一帶為「將軍澳」紀念該名將軍;
  • 將軍澳海灣灣形像胄甲,居民以胄甲聯想到軍事,因而名為「將軍澳」。近年有高登討論區網民成功在將軍澳地圖上以街道勾勒出穿盔甲將軍的圖像,亦一度被視為此說法的佐證。

上述五個說法中,現在以安葬明朝將軍以及宋朝宗室兩說較為可信,蓋「將軍澳」一名在明朝已見於典籍,不可能是英文翻譯而來,而清朝走私說之年代亦與史實不符。至於最後一個,則為將軍澳發展成新市鎮後道路規劃的結果,純屬穿鑿附會。

英文名稱方面,將軍澳海灣及陸地俱曾用「Junk Bay」一名,據信是因英人入將軍澳勘察時灣內泊滿中式帆船(或稱「戎克船」,junk),因而命名為「Junk Bay」。由於「junk」一詞同時有「廢物」、「垃圾」之意,因此曾誤傳「Junk Bay」是因區內的垃圾堆填區而命名,甚至指將軍澳填海區是以垃圾填出,如1999年地鐵將軍澳綫動工導致坑口安寧花園出現不正常沉降,有傳言指該苑所處土地是由垃圾填出,並引「Junk Bay」一名引證;然而,將軍澳首個堆填區在1978年才開始運作,「Junk Bay」一名遠早於有關堆填區出現,所以有關傳言並不正確。政府「地名訂正委員會」在1989年6月確立音譯「Tseung Kwan O」為將軍澳新市鎮的正式英文名稱,此後「Junk Bay」主要用於指將軍澳海灣。

早年發展

明末清初的歷史文獻對將軍澳描述甚少,有歷史學家以將軍澳作為避風良港的地位及其地理特點,推斷在清初「遷海」實施前,將軍澳可能是一處以漁民為主的聚居點[5]。「遷海」政策廢除後,不少客家移民受朝廷鼓動,從大陸各處遷徙往復界地區,當中移到將軍澳海灣一帶的客籍移民在海灣東北部分別建立坑口村、魷魚灣村及將軍澳村三條村落聚居,以坑口村為較早建立者。三村居民俱以捕魚為生,亦有以耕種、養畜為業者。[6]

英廷自1842年起相繼佔領港島、九龍半島及新界,將軍澳一帶亦在1898年成為英界,港灣成為英國海軍停泊軍艦的地點之一,但將軍澳仍為人煙稀少之地。然而,由於香港開埠後對漁獲、柴草等的需求日漸增加,坑口村與港島筲箕灣西灣河一衣帶水,遂成為清水灣半島及西貢一帶各村貨物集散地;亦因清水灣道西貢公路尚未開闢,坑口是附近村民外出的中轉站,當年西貢墟村民要到港九市區,多從西貢乘船前往小清水(銀線灣),徒步跨過現時坑口道的山丘到坑口村一帶,再轉乘街渡往港島。1867年,上洋村村民劉樹棠利用其在渣甸船務公司擔任學徒所存的積蓄,於坑口開設同泰機器廠及造船廠,隨後附近不少村民亦在船廠附近開設店鋪數十家,漸成繁盛墟市,即日後所稱的「坑口墟[7],成為西貢墟以外另一商業重鎮。

戰後,清水灣道西貢公路開放民用,坑口墟失去交通樞紐的地位,加上軍部在坑口墟附近設立軍火庫,並限制市民出入坑口墟大坳門及兩地之間的地段,只限持通行證的居民進出[8],令坑口墟經濟狀況衰退。即使軍火庫保安措施在1957年解禁,昔日繁盛的坑口墟已不復再。不過,當局在1960年將坑口列為拆船區,鴨仔灣海岸滿布拆船廠,自此美國造船廠、會德豐鐵廠(Fuji Marden & Co. Ltd.)、清水灣電影製片廠、香港氧氣(廠址即今清水灣半島屋苑)、捷和神鋼等企業相繼於區內設廠,令坑口鎮頓成重工業重鎮,漁村風貌大變。另一方面,香港著名企業家龐鼎元在1958年以50多萬元,向港府購入調景嶺一幅近50萬呎的臨海地皮,1961年正式經營紹榮鋼鐵廠。

新市鎮發展

港府早在1960年已計劃將將軍澳發展成新市鎮,後來因故作罷。至1980年9月,新界拓展署(今土木工程拓展署)成立「將軍澳新市鎮拓展工程處」,開始研究將軍澳新市鎮的規劃發展。1982年行政局落實發展將軍澳成為香港第七個新市鎮,分三期拓展。

新市鎮第一期發展包括現今寶林翠林坑口小赤沙一帶,在1983年動工,[9],港府把將軍澳灣填平,並將所得之新填地連同在狹長海灣兩旁部份斜坡上開拓之平台用作發展新市鎮[10]寶林翠林坑口主要發展公營及私營房屋,小赤沙主要用作工業及堆填區之用;第二期新市鎮發展則在1987年落實,以尚德一帶為主要發展地段。香港主權於1997年移交後,政府於1988年4月23日展開第三期發展工程,將被視為政治敏感的「反共基地」調景嶺平房區夷為平地,同時建設將軍澳市中心,以及在將軍澳南部的大赤沙發展將軍澳工業邨新界東南堆填區

將軍澳新市鎮首個發展項目寶林邨在1988年4月入伙,同年翠林邨亦同告落成;而前者附設的迦密主恩中學則提早在1987年9月新學年開課,其開學可謂標誌將軍澳新市鎮的肇始。嗣後坑口在1990年代逐漸發展成另一住宅區,新市鎮第一期宣告大致完成;第二期發展的將軍澳工業邨在1995年逐漸入伙,調景嶺平房區在1997年開始清拆,將軍澳市中心以北的尚德邨於1998年建成,新市鎮範圍漸向西南伸延。

地鐵(今港鐵將軍澳支綫在2002年8月18日通車,改善將軍澳對外交通接駁之餘,亦象徵將軍澳已發展為配套完善的新市鎮,運輸署亦推行一連串巴士路線重組[11]。伴隨地鐵通車而來的是將軍澳市中心逐漸成形,但至今「市中心」南部一片廣袤填海地仍處於發展初期,社區設施尚未完善,與真正「市中心」仍有一段距離。

社區及街道結構

當局在將軍澳新市鎮規劃之初,已建議興建地鐵支綫直達區內[12],因此新市鎮內各個小區主要是圍繞地鐵站預留位置發展,而非如本港以往各新市鎮般以鐵路定綫遷就地區發展。此設計雖然方便居民乘搭地鐵,但行人往返各小區則未見便利,為人所詬病。此外,將軍澳大型商場過多,互相以行人天橋連接,令臨街商舖難以生存,亦令將軍澳有「無街之城」之稱。

目前將軍澳連繫九龍的主要對外道路包括將軍澳隧道寶琳路,連接新市鎮範圍內的將軍澳隧道公路寶琳北路,接駁寶順路貫通寶琳坑口將軍澳市中心;因此寶順路具有「主要幹路」(Primary Distributor)的功能,負責引領將軍澳隧道車輛至新市鎮各區,與寶順路相交道路包括寶寧路寶琳北路寶康路環保大道將軍澳隧道公路景嶺路唐明街翠嶺路寶邑路,皆為區內的主要道路;至於位處將軍澳南百勝角小赤沙大赤沙則以環保大道連貫起來,是進出日出康城將軍澳工業邨新界東南堆填區的唯一途徑。

另外,坑口另有坑口道影業路連接清水灣道,而清水灣道亦為連接九龍的道路,然而由於以此途徑前往九龍較為迂迴,因此乏人採用,以之由將軍澳往返九龍的公共交通路線只有三條[13],三者皆是以香港科技大學清水灣道沿途的乘客為主要對象。

港府計劃興建將軍澳—藍田隧道(前稱「將軍澳西岸公路」)及將軍澳跨灣連接路連接將藍隧道及日出康城,兩者交界處亦有天橋接駁寶順路,將藍隧道連接路亦會是寶順路的延長段。

另外,整個將軍澳新市鎮皆屬紅色公共小巴禁區。

分區

將軍澳新市鎮的八個分區之名稱劃分由政府「地名訂正委員會」在1989年6月確定,分別為「寶林」、「翠林」、「坑口」、「將軍澳市中心」、「調景嶺」、「百勝角」、「小赤沙」及「大赤沙」。

寶林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寶林

寶林(Po Lam)是將軍澳新市鎮首個發展的區域,其名稱源於寶林邨,而寶林邨一名則來自寶琳路

寶林區主要為住宅區,有寶林邨景林邨兩條公共屋邨,亦有多個私人屋苑,而目前將軍澳規模最大的商場新都城中心亦在此區內,各期分佈於港鐵寶琳站四周。區內康樂文化設施齊全。由於發展年期較早,將軍澳不少社區及文康設施,例如公園、游泳池及圖書館均設於此區,因此是將軍澳發展初期的實際市中心所在,比後來出現的「將軍澳市中心」更切合「市中心」的地位。

翠林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翠林

翠林(Tsui Lam)位於寶林西面之山麓,以區內的翠林邨命名。翠林邨是將軍澳第二條落成的公共屋邨,亦為區內少數不是建於填海地上的屋邨之一,在1988年入伙。

除翠林邨及其附屬居屋景明苑外,私人參建居屋康盛花園以及馬游塘村茅湖仔村等村落亦屬翠林區。

坑口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坑口

坑口(Hang Hau)在將軍澳新市鎮發展前,曾是清水灣半島以至西貢區的主要商貿、行政及工業中心。廣義上的「坑口區」即坑口鄉事委員會的轄區,範圍遠至井欄樹大埔仔、大環頭,但在將軍澳新市鎮發展後,廣義用法已鮮有使用。

港府在1980年代末在坑口墟(即今將軍澳醫院)對出的鴨仔灣填海造地,作為將軍澳新市鎮的一部份。填海區上的道路,即常寧路重華路培成路組成一單向迴旋系統,供車輛圍繞東港城港鐵坑口站行走,有「坑口圈」之稱。

現時西貢區議會及西貢民政事務處的辦事處均設於明德邨巴士站旁的「西貢將軍澳政府綜合大樓」,故坑口亦可說是西貢區現時的行政中心。

將軍澳市中心(尚德)

TKO-TKOTownCentre-P0140

從廟仔墩一帶遙望將軍澳市中心;圖片正中間的建築群為寶盈花園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將軍澳市中心

將軍澳市中心(Tseung Kwan O Town Centre)即尚德邨及其以南一帶,名稱早在1989年由政府確立,區內的首項建設尚德邨於1998年入伙。然而,該區在2002年地鐵(今將軍澳綫)通車前非常荒蕪,社區設施亦頗為匱乏,遠不及發展已十多年、擁有大型商場及文康設施的寶林,「將軍澳市中心」一名當時根本名不副實,故鮮有居民採用,多以「尚德」指稱該區。

至2010年,將軍澳市中心的已發展區域仍限於至善街以北,該處除尚德邨及其附設的居屋屋苑外,亦有將軍澳中心將軍澳廣場、君傲灣以及港鐵將軍澳站上蓋物業天晉等私人屋苑,另私人參建居屋寶盈花園亦在區內。至善街以南的地區(將軍澳第66-68區)除播道書院及高爾夫球場外,其餘地方當時仍為曠地。2010年代伊始,港府先後拍賣至善街一帶的多幅住宅用地,近年多個嶄新私人屋苑已於該處建成。

調景嶺

Tiu Keng Leng Area

2005年的調景嶺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調景嶺

調景嶺(Tiu Keng Leng)位於將軍澳新市鎮西南部,在五十年代起曾作寮屋區,安置國共內戰後南逃的國民黨軍眷遺民為主,曾有「小台灣」之稱。然而,隨着香港主權移交以及新市鎮發展,當局在1997年清拆調景嶺平房區,其後在其對開海域填海興建房屋。

調景嶺平房區的原址後用作興建居屋屋苑「健明苑」,後因停售居屋政策而改作出租公屋之用,即今日的健明邨;其東部的香港調景嶺中學原址及對開的填海區則建成居屋屋苑彩明苑港鐵調景嶺站將軍澳綫觀塘綫的轉綫站,亦為後者的東端總站,上蓋建有都會駅[14]。另一方面,紹榮鋼鐵廠原址在調景嶺平房區清拆後,亦改建為私人屋苑維景灣畔

大赤沙(工業邨)及小赤沙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小赤沙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將軍澳工業邨

交通服務發展

註釋及參考資料

  1.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處,〈香港便覽——新市鎮、新發展區及市區發展計劃〉,2016年5月
  2. 最後一句似為「至淘濘山一潮水」;按「龍船灣」即今糧船灣。
  3. 此圖載於哈爾.恩普森(Hal Empson),《香港地圖繪製史》(Mapping Hong Kong: A Historical Atlas,香港:政府新聞處,1992年),第82-83頁。
  4. 饒玖才,〈山環水抱的將軍澳〉,載《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下):新界》(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2年),第288頁。
  5. 黃永豪,〈從坑口墟到將軍澳新市鎮〉,載《西貢歷史與風物》(香港:西貢區議會,2011年3月新版),第56頁。
  6. 黃永豪,第57頁。
  7. 蔡子傑,〈百年小鎮夷平地,坑口繁華一夢消〉,載《西貢風貌》(香港:西貢區議會,1995年1月),第32-33頁。
  8. 黃永豪,第64頁。
  9. 黃永豪,第73頁。
  10. 規劃署:將軍澳規劃原則及概念
  11. 共建交通新網絡 便捷連繫將軍澳,政府新聞公報,2002年7月24日
  12. hkitalk.net:將軍澳地鐵走線規劃文件
  13. 九巴91M線及新界專綫小巴1111S線。
  14. 「駅」,粵音同「亦」(jik6),「驛」的簡化日文漢字。

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