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工業行動Industrial action),又稱「工潮」(Labour dispute),是勞資雙方就薪酬福利、工作環境及職業安全等問題談判而陷入僵局,經調解無效,勞方透過「工會」(Trade union)有組織進行的集體行動。勞工組織呼籲從業員停止正常工作安排,以干擾企業運作及影響其生產力為目的,逼使資方作出讓步,聽從勞方的要求。

本港專營巴士公司專綫小巴營辦商旗下車長和其他員工,不時就加薪幅度、工作時間、退休金安排等問題與資方舉行多次會議,若勞資雙方態度強硬,引致最終不能達成協議,勞方普遍發動大規模工業行動回應,一般為全面拒絕工作的罷工、不作任何變通與不執行職責範圍以外的按章工作、刻意減慢工作進度等。

本港巴士業工運概論

香港巴士行業之工會傳統由來已久,現時九巴新巴(由前中巴過渡而來)的兩大工會,早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經已創立。早年兩大巴士公司各設兩個工會,分屬左派(親中國共產黨)和右派(親國民黨)陣營,分別是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和港九工團聯合總會會員。六七暴動期間,兩巴左派工會號召會員罷工,右派「自由工會」則竭力呼籲員工維持巴士服務。

直至八十年代,出於不滿工會過於偏重政治路綫而忽略爭取勞工權益等因素,有巴士公司員工開始在傳統工會系統以外另闢蹊徑,成立不屬左派、右派兩大陣營的獨立工會。此現象同樣見於其他行業,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因而誕生,收納各同類工會。另一方面,香港主權移交塵埃落定,左派工會因代表行將接管香港的中共勢力,聲勢日益壯大;反之,右派勢力日落西山,親臺工會要麼轉型為獨立工會(例如改組為職工盟屬會的中華巴士自由工會),要麼立場漸向建制靠攏(以九龍巴士職工總會為顯例)。[1]

獲巴士公司承認的工會組織會定期與資方談判,討論薪酬調整幅度,並且代表會員爭取各項權益。該等工會也可在各巴士總站站長室與員工休息室設置告示板,張貼通告供會員省覽。不過,即使同屬已向政府職工會登記局註冊的勞工團體,並非所有工會皆獲資方認可。九巴現時有五個較為活躍的工會組織,俱已依例向政府登記,但資方只承認其中兩個工會,資方代表一般只會與該兩個工會舉行勞資談判,其餘未獲承認的工會只能透過非正式途徑爭取權益。

各巴士公司工會向來有每年派發行事曆予會員的傳統,員工是故常以記事本封面顏色識別各工會。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屬會的記事本採用紅色印刷,因此工會被稱為「紅簿」。而職工盟屬會則派發綠色封面的行事曆,故有「綠簿」之稱。

九巴龍運

九巴現時有六個活躍工會,包括隸屬工聯會的「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龍巴士分會」、隸屬職工盟的「九巴員工協會」、隸屬工團的「九龍巴士職工總會」、「九巴職員權益工會」、「九巴僱員工會」以及「月薪車長大聯盟」。

九巴工會概覽
工會名稱 俗稱 政治聯繫 概況 會員人數(如無指明,乃2016年數據) 獲資方承認?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龍巴士分會
Motor Transport Workers General Union, KMB Branch
紅簿仔/
汽總
工聯會屬會
  • 親北京、建制派工會,於1947年10月5日成立[2]
  • 會員人數為九巴各工會中最多
約6,000[3][4] Tick
九龍巴士職工總會
KMB Workers General Union
白簿仔/
巴總
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屬會
  • 1950年成立,傳統上具濃厚國民黨、親臺色彩,但近年立場趨向建制
1,939[5][6] Tick
九巴員工協會
The K.M.B. Staff Union
綠簿仔 職工盟屬會、工黨團體黨員
  • 1988年籌辦,其成立源於一宗與公司病假制度有關的爭拗,一名車長因懷疑公司限定每日批出病假紙上限而與醫生爭執,期間誤傷醫生而被解僱。一群不滿兩間傳統工會對事件愛理不理態度的車長次年發起九巴員工協會。[7][8]
  • 立場傾向泛民主派,並為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成員。
735[5][6]
九巴僱員工會
KMB Employees Union
金簿仔 沒有資料
  • 2015年成立
924[5][6]
九巴職員權益工會
Staff Rights Association of KMB
藍簿仔 沒有資料
  • 由九巴員工協會前理事長李國華另起爐灶,於2017年1月26日成立[9]
約400[10]
月薪車長大聯盟
Monthly-rated Drivers Union
沒有資料 約200(登記成立時)[12]
龍運巴士工會概覽
工會名稱 俗稱 政治聯繫 概況 會員人數(2016年) 獲資方承認?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龍運巴士分會
Motor Transport Workers General Union, Long Win Bus Branch
紅簿仔 工聯會屬會
  • 親北京、建制派工會,1998年成立[2]
沒有資料[3] Tick
九龍巴士職工總會龍運巴士職工分會 白簿仔 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屬會,並非獨立註冊工會
  • 九龍巴士職工總會之龍運分部
沒有資料 Tick
龍運巴士員工協會
Long Win Bus Staff Union
綠簿仔 九巴員工協會(職工盟屬會、工黨團體黨員)成員
  • 為九巴員工協會屬下團體,2010年成立,並向政府獨立註冊
135[5]

城巴新巴

城巴工會概覽
工會名稱 俗稱 政治聯繫 概況 會員人數(2016年) 獲資方承認?
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
Citybus Limited Employees Union
綠簿仔 職工盟屬會、工黨團體黨員
  • 約在1999年成立,因車長不滿城巴停辦過境線後將員工調往南區路線的工業行動而催生[1]
  • 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成員
381[5] Tick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城巴分會
Motor Transport Workers General Union, Citybus Branch
紅簿仔 工聯會屬會
  • 親北京、建制派工會,於1994年成立[2]
沒有資料[3] Tick
新巴工會概覽
工會名稱 俗稱 政治聯繫 概況 會員人數 獲資方承認?
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
New World First Bus Company Staff Union
綠簿仔 職工盟屬會、工黨團體黨員
  • 成立於1998年,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成員
  • 源於工團屬下的中華巴士自由工會,1998年中巴專營權結束後改組,於1999年轉為職工盟屬下[1]
647[5] Tick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新世界巴士分會
Motor Transport Workers General Union, New World Bus Branch
紅簿仔 工聯會屬會 沒有資料[3] Tick

職工會聯會

職工盟屬下的九巴員工協會、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和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於2014年7月25日合組「巴士業職工會聯盟」(The Federation of Bus Industry Trade Unions),[13]是本港11個向職工會登記局註冊的職工會聯會之一。

罷工

罷工Strike action)是勞資糾紛中員方的抗爭手段之一,通常在與資方就薪津等問題上無法達成共識後發動,參與的員工在罷工期間不會出勤及工作,目的主要在於透過影響資方公司的正常運作,以引起僱主、政府及/或公眾關注其訴求。

按章工作

按章工作Work to rule,俗稱怠工),是指員工根據其僱員合約所規定的職責範圍去工作,並完全依從安全指引之類的守則而不作任何變通的條件下工作,不作規章以外多餘的事務,以達到減慢工作進度、降低生產率等令僱主、乘客有所損失的途徑來表達不滿的目的。

這種工業行動在程度及影響性上一般被視為較罷工或停工緩和,而因員工仍有出勤;相比起前兩者,參與按章工作之員工事後受資方紀律處分的機會較微。

巴士車長做法

在勞方發動按章工作期間,車長會根據專營巴士公司發出的工作指引去執行日常職務,例如:

  • 靠左線行駛,不會超車(即「爬頭」),並依從限速行車
  • 巴士靠站時等候其他車輛離開後,才對準站柱上落客
  • 巴士車門關閉後,待所有乘客已進入車廂內,而上層乘客悉數就座後才開車
  • 當乘客企滿黃線後便停止上客

政府應變措施

在運輸業中,罷工(罷駛)和按章工作同屬從業員常用之工業行動形式。由於運輸業是勞動密集的行業,加上專營巴士是香港主要公共交通工具,一旦車長發動罷駛,勢必對巴士服務帶來負面影響,乘客信心盡失,受影響人數難以估計。若勞資雙方談判破裂,運輸署和勞工處便不斷積極斡旋,促進各方對話,希望化解分歧,尋求解決方案,盡早平息工潮。

由於涉及公共事業及服務的工潮,對市民日常生活牽連甚廣,運輸署或區議會盡可能安排替代交通服務,如要求加強港鐵或其他公共交通服務,要求巴士公司開辦臨時路線或延長服務時間,甚至租用巴士接載受影響市民。

過往例子

歷年事件

1989年中巴罷駛事件

1989年,中華巴士員工認為中巴的退休金制度不合理,導致退休金遠比九巴低數倍,勞資雙方就此多次談判,但資方態度強硬提出的改善方案並沒有解決問題。最終雙方談判破裂,工會於11月28日晚上決定發動翌日早上繁忙時間罷駛,早上司機簽到後,直到10:00才會從車廠出車[17][18]。結果於11月29日早上,中巴大部分路線的服務癱瘓,港島區交通嚴重混亂,教育署更宣佈港島區學校停課一天。由於南區當時沒有地鐵服務,因此對該區的居民影響最大,政府更需要出動警方俗稱「豬籠車」的大卡車、旅遊巴士等疏導乘客,並放寬公共小巴駛入鴨脷洲(當時有公共小巴在利東收取二十元接載乘客到灣仔),但仍不足以滿足需求,一些居民甚至需要徒步前往香港島北部。[19][20]但資方當天並沒有回應或談判,結果工會決定把行動升級,於11月30日在11:00起才出車,夜更司機則於21:00開始提早回廠。在11月30日,員工準備出車之前,勞方為了向資方施壓,決定繼續罷工。由於學校復課和罷工時間增加,令港島區交通更為混亂。所以資方在11月30日下午與勞方談判三小時,資方作出讓步及提出新方案,並為勞方所接受,工業行動亦告一段落。[21][22]

中巴管理層顏氏家族在此事的強硬態度,加上每況越下的服務質素,埋下了被褫奪專營權的伏線。城巴則在此時開始加入香港島巴士服務,於1990年在南區開辦多條非專利巴士路線,而城巴亦於1990年投得首條專利巴士路線12A,並於1991年投入服務,成功加入專營巴士的行列,是當時第四間專營巴士公司。後來政府於1993年延續中巴專營權時,抽起多條路線作公開競投以引入競爭,並由城巴取得,而其專營權最終於1998年9月1日新世界第一巴士取代。

2010年新巴城巴工潮

職工盟屬下城巴有限公司職工會和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就加薪問題與資方代表談判破裂,員方要求跟隨通脹加薪2.2%,但資方只承諾加薪1.8%。由於資方表現強硬,新巴職工會主席鍾松輝宣佈於2010年8月9日罷工,透過問卷表示會參與罷工的有約750名車長及150名車廠員工;城巴職工會代表則指出於同日發起按章工作[23]而新巴及城巴則提供額外300元的津貼,吸引原本在當日放例假的的員工上班,填補罷工時的人手空缺。[24]

同屬職工盟的九巴員工協會亦不滿公司只加薪1.8%,未達到員方要求加薪2.2%,參與工業行動的九龍巴士龍運巴士車長會於8月9日將巴士按每站多停留10秒,若公司不讓步,於8月10日會發動全面罷工。[23]

據新巴統計,當天上午只有90名新巴車長參與罷工,佔車長總人數的5.3%[25],而參與行動的新巴維修員工則有40名,佔維修員工總人數的16%。[26]由於參與人數比工會預期低很多,因此對巴士服務未有構成明顯影響。此外,城巴、九巴及龍運亦未見有大量員工參與工業行動。工會指這是因為巴士公司向一些合約員工施壓。[27]

當日部份新巴路線出現由穿城巴制服車長駕駛的情況[28][29],是歷來第一次。另外,一些南區區議員和政黨亦安排了免費非專營巴士接載居民上班。運輸署及巴士公司均表示服務未有受到影響。[30]

新巴當日下午主動重開勞資談判,提出把「特別獎金」改為按表現及公司盈利發放的永久性「酌情付給的每年酬金」,但工會仍不接受,宣佈翌日(8月10日)繼續罷工,而另外三家公司則繼續按章工作,但第二日的罷工人數已經減少。四巴工會當晚宣布停止工業行動,並成立抗爭基金,暫時籌得5,000多元,款項將用作長期抗爭之用,繼續爭取政府給予工人集體談判權。發言人又謂各工會將在8月底舉行大會決定未來的行動。[31]

2017年「對正站頭」上落客行動

銅鑼灣崇光百貨外經常有的士及小巴停車等候,導致巴士未能準確停泊在巴士站上落客。

灣仔區議員伍婉婷在2017年2月14日區議會發展、規劃及交通委員會會議上要求警方加強執法,票控在中線埋站的車長[32][33][34]同月19日,3名車長包括九巴、城巴及新巴在中環怡和大廈停站時因車身未有完全泊入巴士站內而遭警方檢控,當中駕駛968線的九巴司機更遭票控,事件引發不少車長憤怒,故發起「按章工作」工業行動,車長會將巴士完全駛入巴士站範圍才開門上落客[35]

九巴職員權益工會要求伍婉婷道歉,否則將持續行動[36]。翌日(2月20日)早上,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在社交網站上載一幅位於海底隧道收費廣場的圖片,四條行車線當中三條已泊滿埋站的巴士,交通十分擠塞;[37][38]亦有網民拍攝到大量巴士在西消防街站排隊等候埋站,不少乘客決定下車步行前往上環[39]同時警方亦有派出交通警車在干諾道中怡和大廈一帶戒備,維持交通秩序。其中不少的乘客在摩利臣山道南洋酒店南行站候車,眼見111線的巴士等候違泊車輛離開才埋站感到不滿,並指罵車長[40][41],但亦有乘客明白司機的苦況,認為警員應先作出口頭警告。九巴董事總經理李澤昌在當日下午前往元朗(西)總站探望被抄牌的968線車長,並答應代司機支付450元罰款。[42]

伍婉婷最終在傍晚到崇光百貨外視察,並對受影響車長及乘客致歉。[43]

2018年九巴薪酬調整工潮

此章節的主條目是2018年九巴薪酬調整工潮

九巴872線巴士翻側事故發生後,巴士車長的工作環境和薪酬待遇頓時受各界關注。

2018年2月21日,九巴單方面與汽總九巴分會達成協議後,宣佈優化的薪酬計算調整方案。方案對不同時期入職的車長,新方案後薪酬計算方法有所不同,2004年6月後入職的月薪車長若以8小時更份計算,調整方案後,未有受惠。[44]

因此,有車長對有關薪酬調整方案大表不滿,成立「月薪車長大聯盟」WhatsAppFacebook群組,讓同僚互吐苦水,群組成立僅數日已吸引260及1900名成員加入,並多次前往九龍灣車廠抗議。另有職工內部通訊群組發起「安全行車運動」,惟並未獲得資方及其他職工響應。[45]

2月24日晚上8時,「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人葉蔚琳駕駛234XEnviro500 MMCATENU574/TM523)時,把車輛停在麼地道巴士總站出口,要求公司取消評核獎金制度、與九巴管理層及運輸署對話等訴求。最終九巴車廠總經理彭樹雄到場答允與聯盟代表會面,葉隨即宣布工業行動暫告一段落。[46]

原訂雙方在2月26日舉行會面,當日早上葉蔚琳出席電台節目時與九巴傳訊部副主管林子豪透過電話直接對話後,決定拒絕出席,雙方再度處於膠著狀態。[47] 葉在同日下午再發起靜坐行動,繼續要求公司回應其三個訴求。傍晚6時許,九巴派員相約會面,葉自稱以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人身份與另一名車長赴約見面,雙方同意安排。[48]

雙方舉行會面後,葉蔚琳擬將月薪車長大聯盟工會化,而九巴得悉後解僱包括葉在內的4名車長,令原本撕裂的勞資關係再度緊張。

2018年巴士業職工會聯盟工業行動

2018年5月25日,巴士業職工會聯盟當天巴士頭班車開始至早上十時發起有限度按章工作以抗議運輸署漠視巴士司機疲勞駕駛問題,期間車長停正巴士站才上落客、拒絕大型行李上車及不超載;預計會有3,000至4,000名九巴、新巴和城巴車長響應[49]。其中聯盟更以「城市脈搏停不了,疲勞駕駛幾時完?」挪喻九巴。

相關條目

Disambig
為方便查詢,以下的重定向頁均會指向本頁:

工潮罷工罷駛按章工作工會工運

外部連結

註釋及參考資料

  1. 1.0 1.1 1.2 1.3 新巴罷駛前夕看巴士工會運動〉,香港獨立媒體網,2010年8月6日。
  2. 2.0 2.1 2.2 2.3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關於我們
  3. 3.0 3.1 3.2 3.3 由於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是以總會名義向政府登記,各巴士公司分會並非註冊職工會,故此沒有各分會會員人數的資料。
  4. 罷駛行動欠兩大龍頭工會支持〉,《東方日報》,2018年2月24日。
  5. 5.0 5.1 5.2 5.3 5.4 5.5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勞工處職工會登記局,《香港職工會統計年報2016》(香港:該局,2017年9月)。
  6. 6.0 6.1 6.2 五工會僅兩個建制獲九巴承認〉,《蘋果日報》,2018年2月25日。
  7. 九巴車長「同工不同酬」分化 拆解5個工會背景立場〉,眾新聞,2018年2月27日。
  8. 左翼21,〈巴士工潮系列二:四面楚歌的打工仔女〉,香港獨立媒體網,2010年8月8日。
  9.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勞工處職工會登記局,《2017年香港職工會初步統計數字》(香港:該局,2018年1月)。
  10. 5活躍工會 九巴被批只聯繫兩建制屬會〉,《明報》,2018年2月25日。
  11. 第2454號公告:〈職工會條例(第332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憲報》第22卷第14期,2018年3月28日。
  12. 12.0 12.1 【九巴車長罷工】月薪車長大聯盟葉蔚琳報喜:獲批正式成立工會〉,香港01,2018年4月9日。
  13.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勞工處職工會登記局,《2014年香港職工會初步統計數字》(香港:該局,2015年1月),第6頁。
  14. 〈大埔專綫小巴罷駛運署安排替代服務〉,香港政府新聞公報,1994年5月16日。
  15. 九巴臨時加開 92P路線,hkitalk.net。
  16. 新聞(2008-12-03)多輛新界的士堵塞北大嶼山公路(16:9),YouTube。
  17. 1989年亞洲電視-時事追擊(中巴罷駛事件 - Part 1),Youtube。
  18. 1989年亞洲電視-時事追擊(中巴罷駛事件 - Part 2),Youtube。
  19. 運輸署夤夜商應急措施 港島小巴的士禁區開放,大公報,1989年11月30日。
  20. 中巴工潮,YouTube。
  21. 中巴勞資昨未對話 勞方宣佈罷工升級,大公報,1989年11月30日。
  22. [珍貴電視節目](4-12-1989)星期一檔案(中巴工潮),YouTube。
  23. 23.0 23.1 談判破裂 三巴下周勢罷工 九巴龍運周二 新巴周一 城巴按章工作〉,《明報》,2010年8月7日。
  24. 新巴工會下月9日罷工+城巴按章工作,hkitalk.net
  25. 城巴有限公司、新世界第一巴士服務有限公司,〈新巴城巴總結今日職工會工業行動的影響 同時呼籲職工會儘快擱置工業行動 (晚上9時30分發出)〉[新聞稿],2010年8月9日。
  26. 新巴罷工101職工參加〉,《明報》,2010年8月9日。
  27. 新巴城巴職工會分別罷工及按章工作,亞視新聞,2010年8月9日。
  28. 新巴城巴出招應付罷工,hkitalk.net
  29. 新巴城巴職工會分別罷工及按章工作,有線新聞,2010年8月9日。
  30. 新巴城巴職工會分別罷工及按章工作,無線新聞,2010年8月9日。
  31. 四巴工潮結束未礙交通 工會月底再商下月抗爭〉,《明報》,2010年8月11日。
  32. 書面問題:關注怡和街1-15號至軒尼詩道529-555號 巴士/小巴站分佈及路面擠塞情況》,灣仔區議會發展、規劃及交通委員會文件第10/2017號。
  33. 【車長起義】網民翻箱搵始作俑者 伍婉婷一夜爆紅〉,《蘋果日報》,2017年2月20日。
  34. 【司機起義】伍婉婷唔say sor?巴士工會企硬囉!,YouTube。
  35. 【A1頭條】車長未埋正站被抄牌 巴士按章上落客 港島勢塞爆〉,《蘋果日報》,2017年2月20日。
  36. 【車長起義】伍婉婷唔認投訴辯稱僅「建議」 工會警告叫道歉〉,《蘋果日報》,2017年2月20日。
  37. 鄭松泰Facebook專頁相關帖文,2017年2月19日。
  38. 鄭松泰Facebook專頁相關帖文,2017年2月19日。
  39. 消息指,由於交通嚴重受阻,西區中山公園一帶,已經有巴士乘客陡步前往上環方向。,柏斯敦巴士台Facebook專頁,2017年2月20日。
  40. 柏斯敦巴士台Facebook專頁在2017年2月20日相關帖文
  41. 【車長起義】【蘋民直擊】俾等車阿叔問候娘親 車長怨氣點呻?〉,《蘋果日報》,2017年2月20日。
  42. 車長按章上落客 巴士埋站等半小時〉,《蘋果日報》,2017年2月21日。
  43. 促伍婉婷放工前道歉 網民撐司機:你哋無做錯到!〉,《蘋果日報》,2017年2月20日。
  44. 不同年期入職車長薪酬計算有異,有線新聞,2018年2月25日。
  45. 不滿假加薪 九巴車長今按章工作〉,《蘋果日報》,2018年2月23日。
  46. 【車長罷駛】工業行動結束 九巴代表約下周一會面〉,《蘋果日報》,2018年2月25日。
  47. 會面觸礁!九巴稱只見個人不承認大聯盟 葉蔚琳拒出席〉,《蘋果日報》,2018年2月26日。
  48. 【車長罷駛】葉蔚琳稱以大聯盟身份與九巴代表會面〉,《蘋果日報》,2018年2月26日。
  49. 巴士業職工會聯盟明早有限度按章工作 料5千車長參加〉,香港電台,2018年5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