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016年九巴乘客撞毀車門玻璃事故Shattered glass panes of bus door incidents in 2016),是指2016年2至9月期間發生的四宗九巴乘客失足撞向車門,導致車門玻璃碎裂的意外事故。

四宗事故中被撞毀的均是落車門玻璃,當中三宗被撞毀的落車門為沒有扶手的外/橫推式中門,其中一宗的乘客更被拋出車外。

背景

以往的舊款巴士落車門與上車門一樣是內趟式,並設有扶手。九巴於2003年引進直梯巴士時,考慮到外推式中門能減少佔用車廂空間,從而用盡車門寬度,加快乘客上落,亦可增加企位,故選用外推式中門,其後的新巴士都以外/橫推式中門為指定規格,不過外/橫推式中門不設扶手,因此玻璃碎裂時,乘客被拋出車外的風險大增。

事件簿

首宗事故發生在2016年2月2日下午2時32分,一輛行走5M線往啟德方向的斯堪尼亞K230UBASB14/NV5818)單層巴士正從啟成街轉入承啟道時,車上一名68歲男乘客撞破車門,跌出車外重傷,車長其後停車報警,傷者救出後情況危殆。涉事巴士落車門的門鉸鬆脫,其中一邊玻璃近乎完全碎裂,闊度足夠一個人通過;車內及車外玻璃碎片散滿一地,路邊石壆亦留有血跡。[1][2][3]九巴表示意外罕見,高度關注事件,已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4]

半個月後,九巴再發生第二宗乘客撞破車門事件。2月19日早上近九時,一輛行走219X線往麗港城方向的丹尼士三叉戟ATR229/JP5975)沿尖沙嘴梳士巴利道轉入彌敦道時,一名女乘客疑失平衡跌倒撞向車門,玻璃登時碎裂,幸好車門設扶手才不致跌出車外,意外導致該名乘客頭手俱傷送院治理[5]。九巴有見半個月內發生同樣事件,同日起宣佈成立委員會檢討行車時乘客的安全事宜,並會向運輸署提交報告。[6]

第三宗意外在6月9日發生,當日早上近六時,一輛行走N691線往調景嶺方向的Enviro500 MMCATENU603/TM9882)由鯉魚門道轉上將軍澳道時,一名24歲外籍女乘客跌出座位撞向車門,將其中一道玻璃門撞裂,乘客頭部及右手肘受傷[7]

最後一宗意外在9月15日發生,當晚九時許,一輛行走219X線往麗港城方向的富豪B9TLAVBW35/MJ8352)在油麻地南京街停站時,一名男途人報稱剛出院,感到頭暈不適而失平衡跌倒撞向車門,玻璃登時爆裂,該男子頭部受傷送院[8],是該線在年內再度發生類似事件。

補救措施

Exit door have fans

已加裝護欄的富豪超級奧林比安AVW)落車門

事故發生後,車門安全問題備受關注。運輸署專營巴士公司檢查與涉事巴士行走相同路線的車門操作、玻璃有否裂痕等,以及228部同型號的巴士,結果並無發現問題。

至於署方早前成立包括巴士公司及製造商代表在內的工作小組,留意到巴士內嵌式車門普遍設扶手,認為巴士公司及製造商應研究在外推式車門加裝「橫杆」( Horizontal bar),加強對乘客保障。

九巴專責委員會於2016年7月11日在Facebook專頁直播,由兩名管理層包括車務總監梁建宏及時任九巴策劃及發展襄理、有「9A狀元車長」之稱的梁領彥親自解畫,梁建宏指上述三宗車門玻璃意外涉很多複雜原因,包括車速、乘客安全意識、路段彎位等,舉例6月第三宗意外一名外籍女子乘搭巴士時,疑因轉彎離心力令她被拋離座位再撼到車門玻璃,相信當時車長若減慢車速便可避免,又承認今年2月發生的首兩宗意外均涉司機安全意識不足。[9]

有見及此,九巴在同年10月出牌的猛獅A95(AMNF)的落車門率先裝上護欄。2017年起,落車門的護欄更成為各專營巴士公司新出牌巴士的標準配置,由該年起,原先不設護欄的巴士落車門亦陸續加裝,亦會在梯間加裝軟墊,減輕乘客失足滾落樓梯時的傷勢。

相關條目

註釋及參考資料

  1. 巴士男乘客跌出車外重傷 送院治理情況危殆〉,無綫新聞,2016年2月2日。
  2. 極罕意外 九巴掟彎時離座 乘客穿門飛出命危〉,《蘋果日報》,2016年2月3日。
  3. 撞力220磅 或門有裂縫釀禍〉,《蘋果日報》,2016年2月3日。
  4. 爆門飛出人 九巴設委員會檢討〉,《蘋果日報》,2016年2月4日。
  5. 女乘客一撼 九巴又爆玻璃門 半個月第二宗 運輸署急查同款巴士〉,《蘋果日報》,2016年2月18日
  6. 乘客撞爆九巴門 半月兩宗 扶手保命 運署設專組檢視安全〉,《明報》,2016年2月18日。
  7. 【蘋果早晨】九巴轉彎上斜 女乘客飛撞車門〉,《蘋果日報》,2016年6月9日。
  8. 男子狂撼埋站九巴 玻璃門碎晒成地血〉,《蘋果日報》,2016年9月15日。
  9. 九巴補鑊 車門加欄杆防撞爆〉,《東方日報》,2016年7月12日